但是报名的可就有将近两百人了,有姑娘有妇人,谁都想和阮小满攀上点关系。

    且不说她是县令大人的姐姐,还有元丰商行一层关系,就算是要钱也有很多人愿意前来报名,更何况现在是不用花钱的。

    光是筛选便花了三天,阮小满最后留了十个人下来,让她们三天后再来。

    从十个人里面挑两个人出来还是比较容易的,她只需要重点考察其中五人便可以了。

    她们中多少认识些字,她不可能现在才来教她们读书识字。

    虽然接生这种事情可能即便不会识字也可以,但她还是希望被选中的人能够学得更加好,能够懂点药理,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接生人员。

    书房里,阮小满铺开宣纸,然后用镇纸压住,而徐一梅在帮她研墨,她正准备写下筛选的法子。

    只是她刚下笔,阮小纪便派人来请她去衙门那边,说是有事要商议。

    会是什么事?

    阮小满放下了笔,和徐一梅去了衙门。

    阮小纪在衙门等着她,一看到她来就好像看到救星来一般,“姐姐你可算是来了。”

    “怎么回事?”阮小满有点好奇,什么事情让他这般为难?

    阮小纪看了一眼徐一梅,有点难以启齿,“娘亲和小吉在吵架,你赶紧去劝劝。”

    她们两人在吵架吗?

    阮小满突然想起她让徐一梅去查的事情,后面去了嵇北便没怎么管了。

    哪会儿也没能查到什么证据确凿的东西,她也不好去管阮小吉的私事。

    如今阮小纪这么一说,阮小满突然心领神会,该不会是她猜想的那样吧?

    进了后院却是发现很安静,她们两人不吵了?

    阮小满推开房门,里面两人彻底安静了下来,异口同声地问,“你怎么来了?”

    “说吧,又想要嫁给谁了?”阮小满拉开凳子,往上面一坐,径直问阮小吉。

    阮小吉脸色一白,以为她早已知道自己的那点事情,“你查我?”

    “这点事情犯得着查吗?”阮小满冷哼一声,不承认自己查过她。

    还不是因为她不省心所以才让徐一梅去查一下她的。

    “你说说她是不是傻?人家都有女儿了,她还一头扎进去。”阮三娘子说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庶女而已。”阮小吉呛声道。

    “庶女更加可悲,嫡子嫡女都还没有,却是先有了一个庶女,这样子的人你敢嫁过去吗?”阮小满不可思议地望着阮小吉,“你已经错过一回了,你还想要再错一回吗?”

    “不是这样子的,是那女人不能生,他迫不得已才让别的女人生个孩子的。”阮小吉连忙解释道。

    “那人是谁?他的妻子呢?是被休还是死了,不管是被休还是死了都值得你深思,你敢保证自己能生个儿子出来,还有万一他是个克妻的呢?至于他的女儿,你看到他女儿你心里不会别扭吗……”阮小满问了一连串问题出来,说到最后她自己都先头痛了起来。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些问题吗?但像我这样的还能够嫁给谁?还有他妻子被休是因为她不能生孩子而已,他有什么错!”阮小吉仍有些嘴硬。

    “呵,他真要有担当可以领养或者是过继一个孩子,再不然让别的女人生一个出来。

    我们不是反对你嫁人,只是想让你嫁个好一点的。之前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耽搁了,但现在再来谈这事不算太晚。

    我们现在有能力给你把把关,你想要嫁给谁我们不是说反对,但总得先过我们这关吧。”阮小满苦口婆心地说道。

    她还有一句话未说,若是阮小吉执意要嫁一个不良人,她会不惜一切和他们划清界线的,这话说出来怕她故意和自己作对。

    有时候她不大懂阮小吉怎么想的,家人说十句还不如外人说一句,又听不得不好的话,阮小满头痛地望着她不发一言。

    阮小霞还好,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虽然还是耳根软,虽然也不大擅长经营,但好歹能够让自己的小家过上好一点的日子,没再折腾些什么事情出来。

    冯辉不再进赌场,但偶尔还是会赌,他们管不了那么多,只能是管得住明面上的东西,其他的看他自己造化了。

    阮小吉这才将那人的事情告诉了阮小满和阮三娘子。

    悦来布行的李冬生,阮小满略有耳闻,却是不曾和对方打过交道。

    李冬生的爹早逝,他娘亲含辛茹苦的带大了他,还把布行完好无损的交到了儿子手里,这事不是什么秘密。

    或许在外人看来这是值得称赞,但阮小满担忧的却是这孤儿寡母怕是没有阮小吉什么事,若是她嫁过去这日子也未必会好过。

    “你先不必和对方私下来往,我们先查清楚了再做决定。”阮小满想了想,然后对阮小吉说道。

    “我才没有。”阮小吉红了脸,轻声说道。

    但她这反应却是让阮小满有些不安,阮三娘子倒是完全信了阮小吉的话。

    阮小满不敢耽搁,让阮小纪和徐一梅查查李冬生的事情。

    安抚完阮三娘子和阮小吉她们,阮小满这才回家。

    但是回到书房之后她却是没了心思继续写筛选的办法。

    等到陆远峰回来,阮小满恨不得马上和他打听一下李冬生的事情,但还是忍住了。

    待用过晚膳,阮小满这才忍不住问了他有关于李冬生的事情。

    “你问他做什么?”陆远峰有点好奇,在他面前说别的男人的事情是不是不大好?!

    “我妹妹看中了他。”阮小满无奈地说道,她不大想管阮小吉的事情,但也怕她一而再的被人坑了。

    “李冬生吗?那人就是笑面虎一个,你妹妹的眼光不行啊。”陆远峰仔细回想了一下,撇了撇嘴。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若是有他的把柄我便是做个坏人又如何。”阮小满叹了一口气。

    谁家没点糟心事,陆远峰没敢再说风凉话,而且这事和自己还有那么一点点关系,他可不想李冬生那家伙打着自己妹夫的名号在搞事情。

    不过他的名号没有阮小纪的名号管用,陆远峰也不想阮小纪惹上个大麻烦,“我去起一下那家伙的底。”

章节目录

闲妻不下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三书院只为原作者月光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光流并收藏闲妻不下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