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喜事的群众热烈鼓起掌来,一片欢呼,仿佛他们的结合是天底下最值得庆幸的事。

    姚易谣被大家的热情感动,脸上浮起一片淡淡的红晕,快速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的男人,眼眸里的娇羞让新郎官双眼一亮。

    “小谣,我们进去拜堂吧,仪式结束后,你我就是天地一双人了。”

    新郎官不满足于和她一人执红条的一头,伸手过来想握住她的纤手,却被姚易谣轻巧的躲开。

    “这不合规矩,哪有没拜堂前就公然牵手的,别人会笑话咱们的。”

    新郎官哈哈大笑两声,“小谣说的都对,是我太心急了。”

    姚易谣状似害羞,低下头不再看他,跟着他的脚步往大屋走。

    进去后,差点没被满屋子的红刺瞎双眼,里面或坐或站了许多宾客,正前方一对老夫妇笑语晏晏的坐在太师椅上,等着新人敬茶。

    “这是我们爹娘,他们等你这杯儿媳妇茶很久了,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你看他们笑得多开心。”

    见姚易谣好奇的看着老夫妇,新郎官贴心的轻声介绍。

    “是么?呵呵。”冷笑一声,她也想装,也想配合他演戏,但眼前这对相貌平平的老人怎能生出这么一个比天神还尊贵俊朗的孩子!

    “要是你能再用点心,把这场戏弄得完美点,我还真想再玩玩,可惜了。”姚易谣叹了口气,赝品始终真不了。

    “小谣你说什么?”她说话声音太低,周围又是一片喧闹,新郎官听不清她说的话,便把身子往她那边歪了歪。

    “我说,你可以滚蛋了!”

    话音未落,掐了枷鬼诀的左手猛地往新郎官额头上一点,如此近距离的施展法术,对准的目标又是脑门这样的地方,姚易谣更是没有留有余力,一下子把新郎官给定住了。

    “小谣你别闹了,快放开我。”眼里闪过一瞬阴霾,但眨眼就变成无奈的沉溺,仿佛姚易谣在跟他耍小脾气打闹。

    周围的观众像是没有发现这一异常,照样喜气洋洋的谈笑风生,姚易谣快速的扫了一眼场上的人,嘴角嘲讽的上扬,三四十号人,一模一样的笑容和动作,瘆人得很!

    “你不配顶着这张脸!”

    寒着脸,姚易谣举起铜钱剑狠狠的往新郎官身上戳去,却被他一手抓住。

    “你怎么识破我的幻术?”再装也没意义,新郎官脸色黑得就快能滴出水来。

    “你以为这张脸能迷惑了我?哈,这张脸对我一点用都没有!”

    姚易谣冷嘲,新郎官的脸色又黑了两分,怎么可能没用!

    “我的控魂术从来没有出过错,这张脸你是埋藏在心里最深处的回忆,是对你影响最大的人!你看到我时明明动了情!”

    阅女无数,新郎官对自己看女人心思的本领还是有信心的!

    姚易谣冷哼一声,“呵,唯演技而已!”

    说完不愿再和他啰嗦,铜钱剑被他抓得紧紧的拽不出来,姚易谣左手翻动,一道灵力狠狠的打在他身上,新郎官也不示弱的往她左侧腰踢了一脚,两人均被对方打飞出几米远。

    周围的宾客还在诡异的嬉笑,姚易谣飞出去时撞到了几人,却直接从他们身上穿过去,待两人几乎同一时间站稳,新郎官手一振,瞎笑的宾客们总算消失了,原本装点得富丽堂皇的喜堂也变成一间破落旧宅。

    一切不过是他幻化出来的幻境,控魂术之下,姚易谣本该越来越深陷其中,没想到一开始就被她识破,清醒过来。

    该死!主人就在外头看着,他不能把这场戏演砸了!新郎官心里懊恼得快要吐血。

    “你本来还有几天好活,能和心底里念念不忘的男人风流快活几天,现在,我不得不马上把你杀了!”

    废话真多!姚易谣眸光一沉,往铜钱剑上一抹,掌心的血将其染红。

    嗡!

    铜钱剑发出一声长啸,姚易谣心神一震,神识中似乎多了一些东西,但它转瞬即逝,让她措不及防,来不及捕捉。

    手中的铜钱剑开始剧烈震动,像是要挣脱她的控制,姚易谣干脆松了手,看它要做什么。

    没有了束缚,铜钱剑发出鹤鸣般的啸声,如脱缰的野马,一飞冲天,不见了踪影。

    我去……你特么不是要亲自出马把对面那货砍杀了吗?你是要跑路??

    姚易谣仰望残破的屋顶,心里一片悲凉。

    新郎官嘲讽的大笑,“哈哈哈,你的法器都不要你了,何必再挣扎,留在这里陪我吧。”

    两股黑气从他双手溢出,朝姚易谣飞快涌来。

    金钟罩护体,姚易谣双手快速翻诀,默念杀鬼咒,金绿两色灵力同时使出,与他的两股黑气绞杀起来。

    两人都不用花俏的法术,直接比拼各自体内的力量储备!

    三分钟过后,黑气开始占据上风,姚易谣额头处开始冒出细汗,木牌你这坑货怎么没跟着进来?!

    要知道,木牌是她元婴的化身,元婴期的灵修失去自己的元婴,实力就大打折扣,对方还是实打实的鬼王一只,本身实力就比她高一截!

    这次脱险,一定要突破元神期!元神期没有元婴,再遇到这种情况,就不怕木牌不在!力量还是得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上!

    姚易谣咬牙坚持着,心里也做出了打算。

    “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还真舍不得把你弄死。”新郎官胜券在握,开始调戏自己的猎物,“忘了这张脸吧,彻底成为我的女人……”

    他的声音格外低沉,带着魔力灌入姚易谣耳里,脸也虚了,晃了几下后变成另外一幅模样。

    之前那张,尊贵无比;现在,邪魅俊秀。

    要说勾魂,确实是现在这幅模样更有杀伤力,桃花眼弯弯,与他对上一眼,心神全都被勾去。

    “来吧,过来我这,让我好好疼爱你,忘了那个让你伤心绝望的人……”

    让我伤心绝望的人……

    姚易谣的灵力已经耗费不少,极难抵抗新郎官的勾魂术,在听到他说这句话时,心里的悲伤却生生让她疼醒了!

    是啊,她伤心绝望过!

章节目录

我有块免死木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三书院只为原作者奔跑的飞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跑的飞鱼并收藏我有块免死木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