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副总的电话,安霈和郝南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各自回归到一天平淡的日常生活中去了。

    安霈回家一头扎进被窝补觉,郝南到了办公室就开始处理工作,一个睡得充实,一个忙碌且充实,谁都没有因为这件事对生活产生任何的影响。

    当天晚上,安霈从灰色的被子里探出自己光滑的脑袋,觉得商睿这笔生意实在难做,要不就直接放弃了?

    就算他不想放弃,百变商睿的喜好,他又怎么摸得清?

    而陪完高总应酬完回到家的郝南,则是摊在床上,先恢复体力。

    他哥是在他睡着一个小时后回家的,他睡眠浅,吵醒了就不想睡了。

    洗漱冲凉,他穿着真丝睡衣来到他哥的房间,见他哥正在收拾行李,“要出差?”

    虽然两人住在一起,不过见面的时间也少,毕竟两人都是大忙人,空闲时间还要随时待命。

    郝藤背对着他点了点头,看得出来他也很疲惫,应该是从南山出事后就没有好好休息过。

    “你先去洗个澡,我帮你收拾。”郝南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赶紧洗澡解乏。

    郝藤放下了手中的长裤,郝南算是他养大的,他会的,郝南自然也会,有些甚至做的比他好。

    “嗯。多带两条秋裤,南山的温度比海市低。”说着他走出了房间。

    郝南看着他的背影说:“知道了。”

    年轻时不知秋裤为何物,一旦上了年纪,秋裤随时身上穿,甚至还要穿两条。

    郝南满满当当给他收拾了一行李箱,算下来也不过是两套换洗衣服,日常用品倒是可以去那边买。

    没一会儿他哥就从浴室出来了,露在外的胳膊上的伤疤特别明显,无声地说明了身体主人曾经受过多少伤害。

    “哥,南山那边还要多久才能处理完?”因为施氏基本都是喻奕泽的人在管理,两人也就不存在所谓的商业机密需要保密,不过他们从不会主动谈起。

    “少爷还没给通知,这次不仅有人命问题,还有建筑施工问题,这个费时费力。”郝藤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床头柜里拿出风筒,插上电随意吹了不到一分钟就关了。

    郝南刚才热了牛奶,顺手递给他哥一盒,“诶,这个项目真是一波三折,希望赶紧完工。”

    “嗯。”别说郝南一个局外人了,郝藤也希望这个项目赶紧完工验收投入使用。

    郝藤一挨着床困意就袭来了,朦胧间自家弟弟还在床前,强打起精神和他说话。

    “你似乎有事?”

    郝南支支吾吾好半天,才说出口,“哥,有个叫商睿的大老板想挖我做他的特别助理,已经找过我好多次了。”

    郝南不用猜也知道商睿是谁,这个男人来找过少爷,虽然不知道两人谈了什么,不过郝南的话的确让他有些震惊

    “他看上你了?”郝南虽然优秀,但也算不上是出类拔萃,怎么会被这么大一个老板看上?

    “他是这样说的,其实我也就在他面前说过几句话而已。”郝南仔细想想他见第一次见商睿的场景,他的确只说了几句话,当时就觉得这个老板看他的眼神有问题。

    “那你想去吗?”郝藤说着又打了一个呵欠,他是真的困啊。

    “我不想。”郝南接话,“只是如果我拒绝了,小少爷项目的投资可能就没戏了。”

    郝藤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自家弟弟大半夜不睡觉守在自己床前的理由。

    “你应该首先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少爷那边会尊重你的选择。”他要是实在不想走,还有自己这个哥哥给他求情。

    经郝藤这么一说,郝南心里就没有那么忐忑了,他顺手给他哥关了灯,准备回房睡觉。

    “最近没看到黑球呢?”自从他弟养了这只流浪猫,他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后来回家听不见他的叫声还有些挂念。

    还别说,郝南也有点想念了。

    “野草带走了,他和朋友自驾游,非要把猫也带上。”

    “哦,知道了,你赶紧睡吧,明天还要上班。”知道猫不到,郝藤又打了一个呵欠,直逼眼泪。

    郝南顿时有那么一点委屈,怎么自己一个大活人还比不上一只猫?

    不过仔细想想,就他小时候皮的模样,估计还真没有那只黑不溜秋的猫招人喜欢。

    郝南回到卧室,翻了翻野草的朋友圈,他在海市裹着貂,野草在别人城市露着腰,暖和惬意。

    于是心理不平衡的他拿起手机就给野草发了返程通知,大概内容是他从黑球的眼中看到思念自己的憔悴,命令野草赶紧带着猫咪回来。

    被信息轰炸而醒的野草当然是装作没有看到消息翻个身,一人一猫又睡着了。

    次日郝南按照正常的时间去上班,结果遇上了他近期最不想遇见的一个人——商睿。

    他开着他那辆‘低调’无比的车出现在他公司楼下,引起不少人频频回头。

    郝南故意找了副墨镜戴上就是希望自己不要被认出来,但商睿那狗眼睛特别灵,愣是把他给认出来了。

    “郝南,好久不见。”

    郝南恨不得一墨镜扔给他,他到底有没有眼力劲?他现在这副模样,根本就是不想见到他啊!他怎么还能用这种自然的语气和他讲话?

    郝南怕他再叫自己的名字,只好带着人去了大厅摆放的沙发上,冷着一张脸看着他。

    “商老板,我还要为我们高总整理会议所需要的资料,麻烦你有话短说。”郝南真是极度不耐烦。

    商睿抿唇一笑,“郝南,你也不必像厌恶苍蝇一样厌恶我,我应该没有让你讨厌到那种地步。”

    的确没有到那种地步,但郝南就是不想看见他,还以为自己态度差一点,他至少不会找到自己公司。

    商睿见他终于没有那么强烈的敌意了,才慢慢开口说:“我来只是想问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因为你拒绝我提出的相处一段时间的建议,从体验感来看,你目前拒绝我的可能性会更大。”

    郝南真是谢天谢地他能自己说出这样的话,那这样他就只需要顺杆下就可以了。

    “商老板,非常感谢你的欣赏和你给予的宝贵机会,但我很爱自己的工作,也爱这个公司,暂时没有辞职的打算。”

    商睿露出遗憾的神情,“那真是遗憾,我是真的很欣赏郝先生。”

    “谢谢。”不知怎的,他的话反而让他觉得拒绝他是自己错了。

    商睿用手撑着下巴说:“你能给我一个原因吗?”所有他抛出橄榄枝的人,这是第一个拒绝他的。

    郝南感叹现在拒绝一个人也太难了,还要说明原因,“之前咱们俩也说过,首先是商老板工作性质的原因,再者是我真的很喜欢我现在的工作和所在公司。”

    “郝南,你应该知道我投资喻家小少爷电商项目的原因之一,你就不怕我突然反悔,会让喻牧凡憎恨你甚至是开除你吗?”虽然没能成功挖走他看中的人,不过他倒是想知道眼前这个沉着冷静眼里泛着光的男人,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如果说之前他被问到这个问题他的确会不知道所措,但昨晚他哥的话给了他一剂安心剂,他现在不仅淡定无比,甚至还想出了更多的答案。

    他对商睿说:“首先我不认为小少爷这个项目能因为我个人的原因而被定价,商老板选择投资它一定是因为它有足够让你投资的理由,而不是我。”

    商睿又露出欣赏的眼神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

    “再者,商老板如果因为这事就要放弃对一个项目的投资,那说明商老板的眼光也就一般,外界所传也是假话而已。”

    商睿忍不住低笑,“郝南啊,你还相信那些流传出来的话?”

    “信不信要看人是谁。”

    商睿拍了几下手,“郝南,你说得对,我的确不会因为你放弃这个项目,不过,如果没有你,它肯定也没有那么值价。”

    “这就是小少爷的谈判能力了,希望你能给他一个机会。”郝南多少还是希望小少爷能够成功的,如果这次不是涉及到原则问题,能帮的他肯定就帮了。

    商睿是个商人,这个时候收起了随意谈话的那种慵懒随性,整个人锐气无比。

    “我仔细看过他的策划案,是稍显稚嫩的,不过看在咱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可以让他有个施展它的机会,至于以后,那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商睿给他看了评估结果。

    “谢谢商老板。”这应该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希望他的选择没有错。

    “作为交换,咱们俩可以互留电话号码吗?”

    商睿的意思肯定是想私下有所联系,郝南拒绝了。

    “商老板,拨打公司座机也能找到我。”

    郝南还挺狠,直接断了所有退路。

    出奇地是商睿没有任何不满意,他还笑着称他有个性,不愧是他看上的人。

    “没关系,我总会有办法拥有你的联系方式,希望到时候郝先生给我们一个做朋友的机会。”

    郝南的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来电人是高总。

    “商老板,真的很抱歉,我得去工作了。”郝南非常抱歉地拿起手机,刷了门卡,进了电梯。

    商睿就这样一直看着他,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电梯等候区。

    他难得遇见一位有趣的人,没想到事与愿违,果然他失去了吸引力吗?

章节目录

撩妻上瘾:喻少狗粮撒不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三书院只为原作者思之朝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思之朝暮并收藏撩妻上瘾:喻少狗粮撒不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