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幽情问完夜倥后,看向林洛。

    “你呢?”夜幽情问:“你怎么样,还好吗?”

    夜倥也连忙问林洛,“对呀对呀,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林洛摇摇头。

    夜幽情和夜倥还以为是林洛林洛受了欺负不敢说,“林洛,你别怕,今天的事情,我们一定为你做主”,夜幽情一身正气的说。

    “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放过凤尘那个人渣的,她敢欺负你,我们一定让他付出代价”,夜倥上前拉住林洛的手以示安慰。

    林洛听到夜幽情和夜倥的话很是感动,从小到大,她只有被嫌弃的份,原来,还是有人愿意为她声张正义的,还是有人愿意帮她的,不过她们应该是误会了什么。

    “你们误会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也不是凤公子欺负了我,而是他救了我”,林洛说。

    “林洛,凤尘是不是威胁你什么了,你不用怕,我们给你撑腰”,夜幽情说。

    林洛有些着急,因为毕竟是凤尘救了她,她没有为人家做什么就算了,还连累他担一个欺负女人的称号就不好了,“不是的,他没有威胁我,也没有欺负我,而是救了我”,然后林洛就把刚刚的事情解释给夜幽情和夜倥听。

    听完了林洛的解释,夜幽情有些难堪的低下了头,轻轻的抚弄一下长长的眉毛,“倥啊,咱们是不是得罪了凤尘啊?”

    夜倥也挠了挠头,无奈的说:“好像是我得罪的更多一点啊”,夜倥想起凤尘刚刚走之前对她说的那句话,“夜倥,恭喜你,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还有那危险的眼神,夜倥打了个冷颤。

    “那怎么办呢?”夜幽情问。

    “还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说了,他刚刚也轻薄了我,不是吗?”夜倥说。

    “对对对,就凭他敢轻薄你这一条,他就必须承受那一巴掌,虽然是你先打的他”,夜幽情说。

    “对不起啊,是我让你们误会了”,林洛抱歉的说。

    夜幽情觉得林洛很可怜,明明今晚最难受的人就是她,但是她还要对自己和夜倥说对不起,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反应迟钝一点也是正常的,要是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估计还几天应该都回不过神吧。

    “不怪你的”,夜倥连忙和林洛说,“是我们自己没有问一下就误会了凤尘,不是你的错”

    林洛低下头,她还以为夜幽情和夜倥会怪她没有及时的和她们说清楚情况,害得她们得罪了凤尘而责怪她。

    “不说这个了,你还要回无尘阁吗?我们送你吧”,夜幽情和林洛说,毕竟她一个女孩子要是在回去得途中在遇到同样的事情可怎么办啊。

    “我是要回无尘阁的,但是你们今晚不是要在这里歇息吗”林洛问。

    “没关系的,我们改天也可以再来的,但是你一个女孩子家的,独身走夜路还是不安全的,万一再遇到刚刚的情况怎么办,还是我们送你吧”,夜倥说。

    “对呀对呀,而且我们还有好多遍的罚写没有写完呢”,夜幽情有些发愁。

    林洛忽然觉得今晚真的很温暖,这是她活了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温暖。

    于是再林洛为林若怡买了酒之后,三个人就踏上了回无尘阁的路。

    躺在“愁”的房顶的凤尘看着夜幽情、夜倥、林洛三个人走在街上的背影,摸了一下刚刚被夜倥打过的脸,笑了一下,然后仰头喝了一口酒,望着皎洁的月亮,闭上眼睛,渐渐的入睡了。

    睡梦中的凤尘并不安稳,他回到了御风眠,推开大门,走了进去,只见尸横满地,血流成河,而活着的人还在相互厮杀着,那场景无比的惨烈,凤尘知道,正在拼个你死我活的两拨人是大伯的人和父亲的人,他们终于开战了,终于撕下了彼此平常温和恭谦的面具。

    凤尘平静的走在腥风血雨厮杀的人群中,他并不奇怪与害怕,因为在母亲平常的教诲中,他知道,早晚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他早早的做好了迎接这一天的准备。

    凤尘穿过正厅,走向后山,因为他知道,父亲和大伯的一定会在那里决一胜负,一路上,他看到了战争中拼杀的人流淌的鲜血,弥漫了整个御风眠,仿佛像是一个红色的屏障一样笼罩在整个御风眠的上空,在这个屏障中,他听到了战争中死去的人的悲惨的哀嚎。

    不一会儿,凤尘走到了后山,他看到大伯和父亲正在一片空上执剑相向,他并未冲出去,只是躲在石碑后紧张的看着。

    “凤鸣,我们之间的纠纷也应该结束了”,凤尘的大伯凤令对凤尘的父亲说。

    “是啊”,凤鸣感叹了一下,“或许早就应该结束”

    “那就开始吧”,凤令向凤鸣发出了宣战的邀请。

    只见两人起身腾空,各自挥舞着手中的剑在空气中闪出雷霆般的霹雳向彼此进攻着,凤鸣和凤令一边躲着彼此的攻击一边将自己的剑气砍向对方。

    一时之间整个御风眠的后山天地色变,风云滚滚,凤鸣和凤令的周身的灵力震得所有的山石嗷嗷欲坠,整个大地都在摇摆不停,凤尘在后山的石碑后面紧张看着两个人的战况,这一天他害怕了好久,但是还是到来了。

    一开始,凤鸣和凤令还只是平分秋色,但是渐渐的,凤鸣的有些难以力敌,落得了下风,在凤令猛烈的进攻中艰难的防守着,但两个高手相对,落得一丝下风都是致命的问题。

    凤鸣一直迫于无奈的紧张防守着,忽然,凤令以比之前快两倍的速度继续进攻凤鸣,凤鸣本来就处于下风,面对凤令比之前快两倍的进攻速度当然是抵挡不住的,只能眼睁睁的凤令的利刃穿过自己的胸膛。

    “噗”,凤鸣一口鲜血吐在地上。

    石碑后面的凤尘看到父亲重伤在地,紧忙的想要叫出“父亲”,但是忽然有人从他的身后捂住了他的嘴。

章节目录

琉璃之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三书院只为原作者古城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城外并收藏琉璃之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