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声从整个屋子都传到了院子里,随着风萦绕着整个东苑,原本冷寂的地方也散落了暖意一片。

    晚间的时候,宫里终是来了人,将这短暂的宁静一一打破。贴身内侍苏玉带着皇上的圣旨来请胡胥进宫为公主诊治,关黔南则作为陪同一起入宫。

    “此番前去可有风险?”洛雪沉揉着惺忪的睡眼起身给他系紧披风,又怕他腿部受寒,给套上了一层护膝。

    “你真是将我当做一个易碎的瓷器了?不必这般忧心,此番进宫不会出什么事情,反倒是你应该好好注意一下正院那边儿的状况,说不定她们很快就要有行动了。如若有什么事情,大可吩咐阿德前去救场,我倒是要看看她们想要玩出什么花样来。”

    关黔南果然是个料事如神的人,在他们当夜刚走的时候,关家老夫人便遣了丫头过来请她,言语间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多次强调务必要去。

    翌日一早,洛雪沉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去了正院儿,想到她们竟然比自己起的更早,一个个正襟危坐,眉眼间皆染上了戾气,丝毫不遮掩。

    这架势看上去就像是在提审犯人似的。

    “既然来了,那就入座罢。”为首说话的是关奕朗的母亲段盈安。

    洛雪沉还记得她上一次听得段盈安这么好的语气是为了寿宴的事情央求她,如今这番换脸,想必是没什么好事的。

    “雪沉呐。”段盈安突然笑着上前,亲昵地拉过了她的手,“今日我和老夫人唤你前来,是有事相求,还希望你不要觉得唐突。”

    “哦?不知夫人有何事相求?”洛雪沉淡淡瞥了她一眼,迅速将手收回了袖笼里,尽量保持两人的距离。

    段盈安尴尬一笑,回头看了看老夫人,“这事儿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于我们关家来说却是极为重要的。既然你嫁进了关家的门儿,也应当给我们做些实事儿,以往是没这个机会,可眼下却有一个极好表忠心的机会。”

    她顿了顿,继续道:“我们希望你能够代替明月将谋害公主的罪名给扛下来,毕竟公主一开始也是怀疑你做的,若是你认了,黔南也会想尽法子帮你一把,不会让你入狱的。可若是明月摊上这事儿,可就另当别论了,你说呢?”

    洛雪沉闻言,眼皮微微颤了颤。不禁感叹段盈安等人下了好大的一盘棋,竟然将自己都算计进去,只为帮自己的骨血脱罪。

    既然她能来求自己,想必关明月这罪名也是坐实了。

    她淡淡一笑,将手中的饿茶盏放下,幽幽开口道:“夫人这话可就说的不应该了,我是关家的媳妇儿不错。但是……没出这档子事儿之前,你们一个个哪里将我和四爷当做关家的人了?如今遇到难事儿了,就开始打亲情牌,我洛雪沉不是二愣子,绝对不会替关明月抗罪。既然她敢下死手做这件事儿,那就得自己担着,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几人听她话语里的意思是不肯接受抗罪,原先缓和的面容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段盈安还有些不肯死心,再次温声问道:“若是我们没有将你和黔南当做关家的人,恐怕你们二人早就被出关府了,又怎么会在东苑里过着安生日子。所以……我们心中还是顾念着这份亲情的,毕竟是血浓于水,怎么能说不管就不管?”

    见洛雪沉没有说话,只是冷笑看着自己,段盈安渐渐收起了温柔面孔,终究是撕破了伪装,“洛雪沉,你以为今天我们叫你过来是商量的么?这件事已经定下了,由于你嫉妒公主与关黔南的青梅竹马情谊,所以故意在膳食中下毒,想要谋害公主。而这些人证物证我们已经统统找到,你就别想抵赖了。”

    她冷笑一声,老夫人紧接着起了身,朗声道:“刘权,六夫人因嫉妒之心作祟谋害公主,证据确凿,现在你们将她押到柴房去!只要大理寺办案的人没来,就不许放她出来!”

    这场戏,她们应该早早地就对好了话本子,软硬兼施是老夫人一贯的作风。她以为这样就能逼迫洛雪沉就范,可她却丝毫没有畏惧之意,“既然此事归于大理寺管辖,你们就没有权插手,若是再这般逼迫我,我也不怕闹到皇上面前去,求回一个公道来!”

    众人一听皇上两个字,皆身躯一震,若真是闹到皇上面前去了,想必关明月的小命儿也不保了。

    好不容易打听到是大理寺的人查明这件案子,正巧里头也有些熟人,若是洛雪沉认罪,那么一切都皆大欢喜。

    她们只是想找一人替罪,尽快将此事抹平掩过,并不想闹大。

    “刘权儿,放开她罢,此事容后再议。”老夫人扶额瘫坐在椅子里,不禁觉得头脑发昏。

    这些孙子孙女,每一个能让她省心的。

    段盈安一听她语气有些松动,不禁为关明月担忧,又上前说了好些话,惹得老夫人发了一通脾气之后,她再不敢多言。

    关于让洛雪沉替罪一事很快便从正院儿传到了东苑,宋妈和安晴等人都皆为其打抱不平,但此时此刻关黔南还处在宫内没回来,一时间也没人给他们出头撑腰。

    “小姐,难道您就这么心甘情愿地被老夫人她们踩在头上么?我之前瞧见过关家小姐几次,看她那面向就尖酸刻薄的很,做出这等的事情也不奇怪,您可千万不要心软为她顶了罪呐。”

    洛雪沉伸手戳了她的额头一下,嗤笑道:“你还真以为你家小姐有这么蠢么?我可不是菩萨,不会对所有人都生出怜悯心思的。关明月那样的人,是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安晴连连点头,手下的按捏的动作又用心了几分。

    “夫人,正院那边儿又来人请了。”宋妈领着老夫人跟前的小丫头,掀帘进了屋。

    洛雪沉淡淡说了句不去,可没想到那小姑娘扑通一声跪地,连连磕头道:“六夫人,您就随奴婢一道去罢,若是您不去的话,奴婢回去可是要挨打的。”

    她说着,就将衣袖撸了起来,露出两节洁白的手臂,上头弥留的斑斑红痕让人看了,不禁觉得触目惊心。

    思虑再三,见这小丫头也不像是个尖酸刻薄的主儿,她倒是生了怜惜之意,决定跟她走这一趟。

章节目录

夫君是个假太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三书院只为原作者甜宝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宝T并收藏夫君是个假太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