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爱卿,黔南王八百里加急来报,黔州土司首领蒙多率众造反,请求朝廷派兵镇压,诸位爱卿,如何看待呀?”甘露殿中,高坐在龙椅上楚帝淡淡的开口说道,对于蒙多的造反,楚帝根本毫不在乎,就蒙多这种莽夫,冲锋陷阵还可以,谋略不足,根本就不是造反的料。

    楚帝话音刚落,朝堂上的众人如同在闹事一般,讨论声和疑问声不断在大殿中响起。。

    “什么?蒙多造反。”裴知行很是不信,蒙多那可是自己多年前的下属呢,黔州苗族,为人豪爽,在当地颇有声望,但有胆无谋,莽夫一个,怎么做起造反这种杀头的事呢?

    三年前,楚国和韩国,梁国三方摩擦不断,为了稳定楚国后方,在裴知行的推荐下,楚帝把刚纳入楚国版图的黔州交给地方威望颇高的蒙多去治理,并封蒙多为黔州土司,负责整个黔州军政事务,可以说蒙多就是整个黔州的土皇帝,而黔州也成了国中之国。

    为了防止蒙多这个莽夫怀有二心,楚帝还把自己一族中军事能力最强的堂兄弟萧艺洲分封到黔州,赐封黔南王,开府于黔州和荆州交界线上洪江县,并让其自行招募三千甲士,以备不时之需。

    “是的,根据黔南王所奏,此时的蒙多已在黔南州大量招募士兵,并且已在麻阳,天柱,吉首三地布阵重兵,随时可能攻入洪江。”作为兵部尚书的老将军,在得知黔南王向荆楚求救后,第一时间就把蒙多造反的前因后果梳理了一遍。

    听完老将军的话后,楚帝冷“哼”一声后,冷笑着说道:“好,好得很, 朕如此信任他能多,还敢跟朕玩起造反,还三处布置重兵,随时准备攻打黔南王,呵呵,诸位爱卿,朕希望在大战开启前,我楚国处处平安,不希望任何一个地方有不稳的因素,诸位爱卿给朕说说,派谁领兵正压蒙多啊!”

    楚帝的话刚说完,裴知行再次开口说道:“陛下,老臣有多处想不通,陛下您下把整个黔州的军政事务交都交由他蒙多治理,而 我楚国又没无丝毫插手黔州事务,可以说这黔州虽然是我楚国的地盘,但实则已是国中之国,而蒙多则是黔州的土皇帝,这蒙多还有什么不满的,为何会突然起兵造反?”

    裴知行的话音刚落,甘露殿中,群臣议论纷纷,一个御史开口说道。

    “是呀!裴相说的对,这蒙多好好的土皇帝不做,为何要造反?”

    又一人开口道:“是呀!亏陛下如此信任他,没想到他竟如此狼心狗肺,还干起了造反这种杀头的买卖。”

    “就是,就是!这蒙多也真是的,陛下这么信任他,他就是这样回报陛下,真是一个白眼狼。”

    武将们听着这群文臣一口一个土皇帝的说着,很是不满,特别是站在老将军身后的梁俊,狠狠地瞪了这群文人一眼,大声说道。

    “什么土皇帝?你们这群酸儒,随便一句话,你们就乱叫舌头,土皇帝他蒙多也配,陛下,末将请求去黔州灭了这厮就是。”

    楚帝对梁俊的话很是满意,这群文人,办事不行,瞎起哄倒是不赖,土皇帝,若蒙多是土皇帝,那自己这个皇帝又是什么?玉皇大帝,楚帝还没开口,一个文臣又接过梁俊的话说道。

    “你们这些个大老粗,可知道他蒙多为何造反,动不动就要灭掉这个,灭掉那个,打仗不需要钱了?好不容易七国战乱刚休停,你们这些大老粗又要动兵动武的,和平解决不好吗?”

    听到文人们说自己等人是个大老粗,武将们不干了,一个武将开口说道。“他蒙多已兴兵作乱,尔等这群酸儒,如何去和平解决,难道让尔等这群酸儒去和他们打口水仗吗?”

    一个文臣接过武将的话说道:“什么叫打口仗呀!和平谈判,懂吗?我等先了解实情,陛下再派人去安抚他蒙多不就可以了嘛?”

    梁俊瞪了一眼说话的人,大声说道:“他蒙多都造反了,安抚他,你跟我说如何安抚?”

    文臣也不知道如果接过梁俊的话,愣了半天这才开口说道:“如何安抚那自然是由陛下定夺。”

    听到文臣的话,一个武将呸的一声, 一口痰直接吐到文臣身上,伸手指着文臣怒吼道:“事事都要陛下定夺,事事都由陛下操心,那陛下要你这群酸儒干嘛?陛下钱多无处用,买干粮来撑死这个群酸儒吗?”

    听着文臣武将们如同骂街的泼妇一般,楚帝很是愤怒,开口怒斥道。

    “尔等这是要把朕的甘露殿,当做了菜市场吗?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楚帝开口,众人这才安静了下来,楚帝再次开口道:“老将军,你把整个事情的起因经过说给大家听听。”

    老将军领命,然后转身面对着大家开口说道:“根据黔南王上奏情况,是这样的, 蒙多堂弟蒙放的女儿蒙甜甜,在自己母亲的影响下,一直对医道颇有兴趣,半月前,这蒙甜甜在他人口中得知,天柱深山中有着千年人参和大量的百年灵芝,蒙甜甜很是高兴,独自一人带着一个丫鬟就进入了这天柱山,去寻找着这千年人参和灵芝去了。。

    到处玩耍的洪江县金县令独子金钟阳, 这个纨绔, 整日声色犬马,到处胡作非为,巧合的是,这金钟阳不知在何处听他人所说,这天柱山深山中,苗族先辈在这天柱山中已留下遗留得有大量宝藏,但不知在何处,而这金钟阳平日里最爱和几个纨绔浪迹在烟花之地或者赌坊之中,不巧,这金钟阳在赌房中输了大量的银两,还欠下不少赌债,回到家中向自己父亲讨要,哪知平时什么都给自己父亲拒绝了自己,一气之下,金钟阳叫上几个纨绔,就要去寻找这宝藏。

    十五天前,做好各种准备的金钟阳带着一群不靠谱的纨绔进入了这天柱山寻求宝藏,在深山中,恰巧金钟阳这群纨绔遇到寻找千年人参和灵芝蒙甜甜和其丫鬟,而这蒙甜甜,长得那叫一个水灵,这金钟阳一时起了歹心,非礼了蒙放的宝贝女儿蒙甜甜,非礼过后,这金钟阳还硬要逼着这苗族姑娘蒙甜甜,说出这苗族先辈遗留下来的宝藏藏在何处?

    被侮辱之后的蒙甜甜,自认为清白被毁,无颜苟活于世,撒谎对这金钟阳说道,苗族先祖遗留下来的宝藏就藏在这天柱山山顶,一群纨绔一听,宝藏就在山顶,那还等什么,生扯硬拉的把蒙甜甜带到山顶。

    到了山顶,自认为清白被毁,无颜苟活于世的蒙甜甜,趁着金钟阳不注意,一把拉着金钟阳,两人就从这天柱山山顶坠落,看着两人落山,一群纨绔惊慌失措,匆匆忙忙的就跑回来洪江,并找人了以写信的方式,把金钟阳和一个姑娘一起坠落天柱山的事情告诉了金县令。

    而同样被凌辱过后的蒙甜甜丫鬟,见自家小姐坠落天柱山之后,跑回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蒙放,消息传达之后,蒙甜甜的那丫鬟也许选择了自缢身亡。

    听到这里,众人唏嘘不已,刚吵闹得最凶的一群文人不停地摇头,小声点讨论着。

    “这金县令怎么这么一个儿子,这简直就是一个畜生吗?”

    “是呀!是呀!逛花楼,进赌场,还凌辱人家姑娘,真不是人。”

    “就是,死了也活该。”

    而一群武将们,虽然很同情蒙甜甜的不幸遭遇,同样也对金钟阳这种畜生感到不耻,但他们更关心的事,这蒙为何要造反,还想拿下黔南王来祭旗,一个武将问道。

    “老将军,那这蒙多造反又有何关系呢?”

章节目录

异世楚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三书院只为原作者一二四没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二四没五并收藏异世楚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