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她不信,云锦凰将孩子抱过,在拇指上放出血,血是紫色的,那诡异的紫在太阳下令人感到后背生寒。右相也紧张不已,不停的咽口水,眼睛也看向孩子,带着无尽担忧。

    “吴达,你不是说对孩子没有影响吗?你骗我。”萧贵妃愤怒的摇晃着右相,一耳光打在他的脸上。

    “这不可能,他说的,这不会有事的,对孩子也没有影响。”

    她知道孩子有问题,一定有办法,“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拉着云锦凰的裙角,她不停的磕头。

    “用你知道的东西来换。”

    “不能说。”右相拉着萧贵妃,狠狠警告。

    她不敢置信的盯着他,那可是他们的结晶,危急关头,他竟然选择隐瞒。过去的种种,甜蜜如糖,那一句句真言细语,难道都是假的吗?在孩子跟那个蒙面人之间,他们就那么没有重量吗。

    那满满的爱意转瞬消失,剩下的全是冰冷心凉。

    她只要孩子活着,“我不知道他是谁,他的脸是蒙着的,我只看到他又一双墨绿色的眼睛,说的口音不是中原的。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只有这些吗?”

    看了眼右相,闭了闭眼睛,随后睁开,“还有他,他联合布达,给六王爷下药,要是六王爷没有防备,三十万大军将会全军覆没。”

    ‘嘭’贞德帝重重的一巴掌拍在桌上。当初轩辕无心中毒的事,他知道没有那么简单,原来是朝中除了鬼。要不是遇上云锦凰,这个心爱的儿子,也就没有了。一直在旁观的轩辕无陌脸阴沉的吓人,差一点,他的弟弟就没有了。

    “皇上,饶命,饶命啊。不关我们的事,我们都是无辜的。”通敌叛国,那是诛九族的大罪,吴家人吓的腿脚一软,纷纷跪地求饶。

    右相坐在地上,双眸阴狠的看着萧贵妃,“我吴氏一族被灭你才甘心吗。”

    萧贵妃疯狂大笑,“你吴氏一族,吴达,从始至终,你把我当什么了。”

    “来人,右相吴达通敌叛国,诛灭九族,明日午时斩首示众。贵妃萧氏,丧失伦理,弑父弑母,**后宫,其心可诛,剥去头衔,五马分尸,扔去狼窟。”贞德帝站起身开口,“龙虎山山贼受冤送命,封二百星官,其家属享其俸禄。轩辕无心,朕命你明日前去将二百人尸骨收集,送往阳城。”

    “臣女替父母,替龙虎山的兄弟姐妹多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萧清赵明跪在地上,大声叩谢。

    “皇上英明。”

    “皇上饶命。”

    哎呼声,求饶声以及叩谢声交织在一起,萧贵妃瘫坐在地上,她一生,到底做了什么?到最后,连孩子都保不住。杀父杀母,就为了一个比父亲还大得男人,最后,这个男人还想放弃孩子性命。

    “大王爷轩辕幕办事不利,枉送人命,送去佛堂禁足两年,为其冤魂祈福。”

    赶来的大王爷听到这话‘噗通’跪地,“儿臣多谢父皇。”

    他的身后,跟着两个王爷,分别是二王爷轩辕宇跟四王爷轩辕晋。

    御林军上前,将所有人拖了下去。

    萧清一点儿也不同情她,要是此刻能杀了她,她会毫不犹豫的上前给她千刀万剐。

    看着怀里哭泣不断的孩子,轩辕无心眉头紧皱,这个孩子,是父皇的耻辱。

    听到哭声,贞德帝一步一步走向孩子,在场的大臣屏住呼吸,云锦凰挡在前面,“皇上,可否听臣女一言。”

    “你要朕放了他。”

    “是。”

    这云锦凰,也太大胆了。

    此时,云恒额头冷汗连连,这个孽女,是不是看不到他好。这种耻辱,身为一国之君怎会容忍,要是皇上怪罪下来,杀了她是小事,害了他们事情可大了。

    赶紧跪下,“小女年幼无知,触犯皇上,皇上恕罪。”

    贞德帝无视他,一字一句的向她问着,“你可知他的存在意味着什么。”

    云锦凰呵呵一笑,“对皇上来说是耻辱,可对我来说,是希望。国不可无君,但也不可无才,一国有将无兵,是为空国。认得一生都在为了孩子奔波,就连皇上也不例外,他的出生他不能选择,更何况,他身中剧毒,能活到现在,也是奇迹。老天爷都不收他,皇上又何需与一个婴孩计较。”

    父母犯错,不该孩子承担,那天真的笑容让皇后不忍,“皇上。”

    “今日之事,他若存在,朕会被天下人耻笑。”

    “颜面就这般重要,皇上,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身为一国之君被戴绿帽子纵然丢人,但不至于让一个小生命承担。”她摸摸头发,“想要这些事不传出去,不就是皇上一句话的事吗?”

    她什么意思?

    在场的人紧张了,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要想人不开口,只有死人。刹那间,所有人恨恨的看着云锦凰。

    贞德帝低头沉思,她说的对,皇家颜面纵然重要,但是让一个小生命来终结,他何其忍心。但若是长大知道自己身世,他必定会反,与其让一个带着仇恨而长大的孩子,还不如让他扼杀在摇篮。

    似乎看出他的心思,云锦凰淡淡道,“臣女相信以萧清夫妇的品质,教育孩子的事皇上能放心吧。”

    这样随意就能洞悉别人心事的女子,实在可怕,“你知不知道,你如此猜测龙心,朕随时可以杀了你。”

    轩辕无心闻言,将云锦凰护在身后,贞德帝一阵苦笑,“朕就那么让你不放心吗。”

    贞德帝对轩辕寒说,“传令下去,今日知晓此事的人,若是传出,杀无赦。”

    轩辕寒点点头,“是。”随后带着一群小太监传令。

    所有人如罪释放,得到皇上开口,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下。今日之事,哪怕是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说啊,那可是脑袋搬家的事。这事一出,不论是大臣还是各家儿子女儿,都纷纷有个念头:哪怕是得罪公主王爷,也不能得罪云锦凰。

章节目录

鬼医毒妃倾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三书院只为原作者木木无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木无文并收藏鬼医毒妃倾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