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早,玄清阳来到了天赐源,看着一早就熙熙攘攘的医馆,心中有些明了,想来这些人都是想要求见神医的!

    他走进医馆,跟掌柜说明了来意,掌柜听后,拿出了花桃夭昨日命人送过来的东西给了他,玄清阳接过掌柜递过来的小瓷瓶,道过谢后有些期待地开口问道:“请问,神医在这吗?”

    掌柜很是礼貌的回道:“神医一般不会在医馆的!”

    玄清阳听后有些失望,然后又问了一句:“那去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不好意思,公子,这个我们也不太清楚!那我先去忙了!”掌柜说完就去忙其他的了。

    玄清阳没有见到花桃夭心下有些失望,可想到自己的毒终于可以解了,他还是有些激动,他吃下解药后,果然觉得自己的内力在一点一点的恢复,他有些欣喜,他很是感激花桃夭,想要亲自跟她道谢,可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当天傍晚,玄清阳带着自己的的手下出了城门,他们一路披星戴月不分昼夜往南玄国赶去。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花桃夭十八岁的生辰宴后,一场盛世婚礼紧随其后,天价的聘礼让人瞠目结舌!

    家禽异兽,不管是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只要是象征着美好寓意的,应有尽有,当众人看着四人搬着一个巨大的透明箱子时,讨论得更加热火朝天,只见那里面竟还盛满了水,而且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鱼在里面游来游去,这些鱼众人都未曾见过,只听说其中一条就够普通人家十年的开销,可见其珍贵无比!一打听,原来这叫鱼缸,是花桃夭也就是摄政王妃想出来的,摄政王重金帮她打造,只为博她一笑!

    珍珠玛瑙、金银玉器,满目琳琅,成套的饰品数之不尽,看着排着长队,鱼贯而入的人,每人托盘中皆是珍品,可说一件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珍贵的瓷器数不胜数,每一件都那么赏心悦目,淡雅脱俗,不知是谁不小心的碰撞,发出了一声如玉声清脆的声响,给人一种洗尽铅华的感觉,荡涤灵魂。

    绫罗绸缎丝帛锦绢应有尽有,五光十色,竞放异彩,众人深深为之折服,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摄政王做不到。

    婚礼当天,十里红妆。整个京城的大街小巷上都铺上了红色的地毯,地毯上竟铺满了鲜红的玫瑰花瓣,众人走在路上皆小心翼翼,生怕会破坏这一华美的景象,摄政王骑白马着红衣耀眼异常,三千青丝第一次用玉冠束起,显得贵气而又隆重,双眸隐含着期待与激动。

    白衣的风灼华恍如神仙下凡,清冷孤傲,红衣的他竟如魔尊莅临惊艳四方,动人心弦。

    看到这样风华绝代的风灼华,京城女子个个捶胸顿足,满地皆是她们的芳心,恨不能代替花桃夭与君共结连理。

    花桃夭是在定王府出嫁的,秦慕在门前敲了敲出声询问:“摄政王已经到了,祖父让我来问问,表妹好了吗?”

    里面秦琼雨与郑灵芸陪着花桃夭,今日的她竟异常的有些紧张,她深吸一口气,朝着两人点了点头。

    秦琼雨打开了门,两人扶着花桃夭走了出来,就算是镇定如秦慕也不禁惊叹一声。

    几人来到前厅,花桃夭拜别了定王与定王妃,眼圈竟开始泛红,郑灵芸忙说道:“可别掉眼泪,不然妆哭花了,摄政王可就在门外等着呢!”

    花桃夭无奈地笑着看了一眼她,吸了吸鼻子,没有说话!

    秦慕充当兄长的位置,将花桃夭一路背出了府,他郑重的把手交到了风灼华手中,风灼华爱意如潮的盯着眼前日思夜想的女子,温润如玉的声音传入了花桃夭耳中:“那一年你十四岁,我对你一眼万年,十六岁你许我终生,现在我来娶你回家了!”

    花桃夭的眼睛有些湿润,是啊!终于他们今日要成婚了!

    京城早已万人空巷,人山人海的挤在定王府门口观看这这场千年一遇的盛世婚礼,众人目瞪口呆的盯着花桃夭,这真的不是九霄天上的仙子吗?世间怎会有如此好看的女子,她凤冠霞帔,纱质红色盖头下,出尘脱俗,倾国倾城的容貌若隐若现,惊为天人,她看着风灼华温柔浅笑,众人已呆若木鸡,不能言语。

    大概比李延年笔下的,北方有美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众人在看向她那身嫁衣是,又纷纷惊叹起来,那是身为神品秀女的她,为自己亲自绣的唯一件价值连城的嫁衣,据说耗费了三个月的时间,从选布料,到精细的工艺,配饰,无一不是精益求精,只为做出一件完美的嫁衣,如今却轰动全城。

    在场女子个个羡慕不已,想着自己成婚时也能穿上这样的嫁衣,那该有多幸福啊!男子却个个有些精神萎靡,这样的嫁衣砸锅卖铁也买不起啊!还怎么娶媳妇啊?

    风灼华牵着花桃夭坐上了大红花轿,喜气的乐曲,人们的欢呼,沿着十里红妆,不绝于耳。

    白马驮着花轿,一步一步的走向摄政王府,火红的纱帘迎风飞舞,侍女手中的花瓣在空中飘飘洒洒,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多年后人们再次回忆起这一幕时,只觉不枉此生!

    花国公府门庭冷落,花国公一脸阴沉的坐在那,旁边是花怀海及花桃露,他原本有四女一子,如今在他身边的就只剩下他们二人。

    “父亲,二姐到底为什么不从花国公府出嫁,她这样做把您置于何地?”花桃露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在边上挑拨离间。

    “哼!这个逆女,竟不将为父放在眼里,为父的脸都被她丢尽了!就当没有这个女儿!”花国公怒火中烧的拍着桌子说道。

    “可她嫁的人是摄政王呢!本来还想能不能跟着她嫁入府中当侧妃呢?”花桃露痴心妄想的说着。

    “四妹,怎可有如此想法,就算二妹现在不对,也应当祝福她!”花怀海心中虽有些不满花桃夭这样做,但他也希望她能幸福吧!她始终没有实质性的伤害过自己的娘亲与语儿。

    几人都不再言语,只是脸色都不太好。

    当众人走在中途时,与另一办喜事的相撞了,众人也是奇怪,谁还会挑在今日成亲啊!这不是找虐嘛!

    奇怪的是对方的人数也众多,看起来好像还有很多江湖人士,导致此地人山人海,场面竟有些混乱,就在此时一人影无声无息的跃上了花桃夭的马车,之后两队人马很快分开,各自朝着目的地走去。

    摄政王府早已车水马龙,京城几乎所有的官员都在场,甚至是各地官员,达官贵人也纷至沓来。

    众人皆在门口等候,纷纷一脸喜气。终于一片火红映入了眼帘,花轿停稳后,摄政王风灼华伸出手,满脸温柔的去牵新娘的手,只是才一接触,他就迅速地甩开了,满脸阴沉, 新娘被甩的一个踉跄。

    看着这一幕的人都惊愕失色,不敢置信,这到底怎么了?摄政王为什么甩开新娘?为什么突然变了脸色?一个个的疑问在众人心中升起。

    “你是谁?”摄政王阴冷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响起,他浑身寒气逼人,众人皆纷纷往后退了一步。

    “立即命人去找夭儿!去查一下发生了什么事!”随后他有下了一条命令,他很担心此刻的花桃夭是不是出事了!

    原来这个新娘是假的,竟不是花桃夭吗?可摄政王是怎么发现的?嫁衣竟也如此相似,只是绣工不是出自神品秀女,不仔细瞧还真没发现。

    那假新娘掀开红盖头,露出一张精致的脸庞,竟是花国公府已经被赶出去的三小姐花桃语,众人惊呆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换了新娘啊?

    花桃语正一脸痴迷的看着如天人般的的摄政王,此时的风灼华接过残月递过来的锦帕不停的擦拭着自己的手,一脸的嫌恶,扔了手中的那块锦帕,又命人换来一块。

    花桃语看着因接触过自己而被摄政王一直擦拭的手,心中有些痛恨,泪水流了下来。她不甘心啊!

    “为什么?你是怎么发现的?”她盯着摄政王哭着问道。

    “王爷三步之内,任何人都不能靠近,特别是女人!”残月看着不打算跟这女人说话的主子,只好开口说道。

    “可是为什么她花桃夭可以?”花桃语大声的哭诉着,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她永远是我的例外!”风灼华想起花桃夭声音竟带着丝丝温柔!

    “呵......她已经死了!”花桃语有些疯狂的大笑起来!

    瞬间风灼华周身充斥着寒气,盯着花桃语的眼神犹如死神,如冰刀般散发着凌厉的光芒,生生逼得她后退了一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犹如一道万丈光芒降临,花桃夭在众人的注视下缓步而来。看着心心念念的人安全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风灼华紧张的竟不敢眨一下眼睛,生怕这是一场梦!

    “我没事!别担心!”花桃夭看着这样的风灼华,伸出双手握住了他的手,温柔的出声安慰。

章节目录

摄政王妃马甲太厚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三书院只为原作者一株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株雪并收藏摄政王妃马甲太厚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