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亏有语鸾提醒,所以众人是手拉手一起进了山洞的,就连焚天犼,也是被陆尘摸着脑门,没有放开。

    进入山洞以后,这里却是有一个巨大的,泛着微微白色光芒的漩涡光幕。

    陆尘取出了令牌钥匙,干脆拿出了自己得到的魔蚕丝,用了一段直接把这令牌钥匙给穿好了挂在脖子上。

    随着钥匙的指引,众人一起顺利的穿进那光芒漩涡,并没有受到什么波折。

    不过在穿过这漩涡的时候,他们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四周涌来的紊乱空间波动。

    旋即他眼前一黑,不过很快便是再度恢复光亮,同时,一股炽热也是扑面而来。

    众人双目睁开,却是看见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森林,依日是那般的广阔浩大。

    众人是站在一处高山上,放眼望去,脚下是一片绿色的汪洋,遥遥处,庞大的山脉隐约可见,高耸入云的山头犹如一把把利刃,散发着古老的孤寂气息。

    而陆尘脖子上的令牌钥匙直接隐隐放出了金色的光芒,指着远处一个横跨天地的银色光幕上。

    “这是哪?”陆尘眉头一皱。

    这里却是一派完全陌生的地方,不是他和语鸾上次到过的见过的地方。

    但是天地间的威压却是没有改变,进来以后,陆尘就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实力被压制到了魔君五层境界。

    同样的,其他人也都发生了这一变化。

    简单惊慌失措的感应着身体内的变化:“我的天啊,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只有魔君三层境界了?”

    “陆尘,我只有魔君四层境界了!这是怎么回事?”余庆阳也连连问道。

    语鸾却是微微一笑:“进入这古典之墓后就是这样的,实力会被压制,而且所有人都无法飞行。不同地域压制的实力程度也是不同的。”

    “是。”陆尘点了点头,“压制的程度和个人修为的扎实程度也不同。我想,简单可能是因为本身的 实力有一些是通过魔药之类的手段提升的,所以才会导致压制的更狠一些。”

    “不过……”陆尘说着,转头看了沈院长一眼,“兽人族的一些天赋技能应该是不受影响的。”

    闻言,沈院长倒是微微放了一些心,这样一来,婉儿的安全程度倒是高了很多。

    “既然令牌钥匙指引的是那个方向,我们就快过去吧!”语鸾道,“估计只有从那里进去,才能真正到达古典之墓内。”

    “嗯。”陆尘点了点头,这令牌钥匙很是有些灵智,他拿了沈婉儿的衣服给这令牌钥匙一起放了一天,令牌钥匙居然就能辨认出沈院长来,当真是惊喜极了。

    这次他也是告诉了这令牌钥匙,众人是要进来寻找沈婉儿的。

    是以,这令牌钥匙指引的地方,就是沈婉儿他们在的地方。

    众人坐在变大的焚天犼身上,焚天犼的飞行速度极快。

    很快,焚天犼就带着众人到了横跨天地的银色屏幕面前,这屏幕的银色,居然是雷霆之力!那铺天盖地的银色,其实就是成片的雷造成的!

    感受到那恐怖的雷霆屏障的能量,众人无不心头骇然。

    “看来,我们要打开这个雷域才能进去。”

    不待陆尘说什么,余庆阳身后那魔王便调集起了浑身的魔元力量,厚重的魔元力量涌在他的手上,顿时连空气也凝重了几分,雷电光幕上那碗口粗细的闪电跳动得越发厉害。

    “去!”那魔王直接出手一轰,落在那雷电光幕上!

    “轰!”

    顿时,一圈圈的波纹立时荡漾开去,满耳轰隆,霹雳在空中不住闪烁,几乎结成了一条可怕的巨龙,眼见就要对着魔王轰击而下!

    陆尘终于出手,他直接将自己挂着的令牌钥匙往前一放。

    “嗡……”

    金色的令牌钥匙顿时散发出一阵金光,转而,那本来欲劈下来的雷霆也瞬间随着这金光大放,而隐隐的缓缓平息下来。

    魔王:“……”

    “咳咳……”那魔王问道,“陆公子有这个,怎么不早说。”

    陆尘无奈的说道:“我刚刚还没来得及说啊,您这速度也是太快了。”

    魔王摸了摸鼻子,一路上都是陆尘出力,他这不是也想表功试试么……

    陆尘当即还是让众人拉着手,一起朝着光幕走去。

    ……

    这一次,有了陆尘的指引,众人又是平安无事的一起度过了这雷幕。

    不过……

    众人一口气冲出了雷电光幕后,面对的天地间威压却是更大了。

    这回,陆尘直接是魔君一层境界,而那简单……已经变成魔相八层境界了。

    先是适应了一下体内的变化,然后陆尘和众人朝前看去。

    ……看到眼前的景象之时,众人惊呆了!

    眼前,是一片漆黑的水域,热浪翻滚,煞气滔天,四围是巨硕无比的山腹,好像,这是在一个大的洞内?

    黑色水域的另一面,则是一个黝黑得深不见底的洞穴。

    这根本不是陆尘和语鸾到过的地方,不仅如此,连焚天犼也惊奇了:“咦?这个黑水,难道是魔山火焰水?老头子居然还在这里搞了这些东西,我怎么不知道?”

    “这是令牌钥匙指示的地方。”陆尘想了想,说道,“之前在森林里的时候,这令牌钥匙指引我们的是最近的一条到达古典之墓的路。到了这里,应该是指引我们最快的找到婉儿和导师他们的一条必经之路吧?”

    “不过……”语鸾看着周围,听了焚天犼的话,心中当场就是一惊,原本进入这里时还不是很紧张,此刻却不得不高度警惕起来,古典之墓显然比她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光凭这入口处的变化,就令人觉得诡异万分。

    “这里每次进入,我想都是随机的,不管是那山洞,还是刚刚的雷电光幕,应该都是另一种形式的传送阵。”

    “这倒是的。”焚天犼点了点头,“按照老头子的脾气,是喜欢这么玩。”

    陆尘俊眉一挺,把自己之前从令牌钥匙中得知的消息说了出来:“本身古典之墓就是一个大型迷宫,这个迷宫千变万化复杂之极。”

    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居然会这么复杂!

    焚天犼闻言,淡淡冷哼道:“不止如此,这个迷宫里面的道路有千条万条,根本不知道哪条道路通向哪里,一不小心就会陷入陷阱,丧身其中。古典老头就喜欢给人搞什么惊喜,他说这样会更好玩。我当初还纳闷,他都要死了,还搞这么多东西,没想到,居然是为了留给后世的。”

    “但是,为什么没有妖灵了?”语鸾微微皱眉,当初她和陆尘进来这里,妖灵之类的可是源源不断,这次进来,却没有见到一个,这实在不正常。

    焚天犼道:“妖灵是有,可是这也不是每个地方都有,上次你们是靠着令牌钥匙第一次进入古墓,自然是不同的。”

    “古典老头为了杀死那批妖族,自然是要设计传人进来以后先要杀光那些妖灵,或者将他们全部净化。不然这古典之墓也不会主动暴露出来,给别人当试炼之地了。”

    陆尘闻言,不由暗暗咋舌,这古典,果真是聪明绝顶,每一步,都算的好好的。

    “等等……”众人都在听焚天犼说话,简单却是坐不住了,他惊异的问道,“我怎么听这话,焚天犼好像和古典前辈很熟悉?”

    焚天犼点了点头,毛茸茸的脸上划过一丝人性化的骄傲笑容:“那是当然,我可是被古典老头亲自养大的!我还在这古典墓里面住了几万年呢!”

    “我的天!”

    这话的信息量太大,简单捂着心口,简直要喘不过气了:“你……你……”

    你了半天,简单还是没能说出来,他感觉自己要是继续激动下去,很可能会晕。

    于是他只好用激动的眼神看着焚天犼和陆尘,万万没想到,这魔兽居然是古典之墓遗留的 !这也就是说,陆尘之前就来过古典之墓,不仅清除了这里的妖灵,还收了焚天犼!

    天啊!

    余庆阳身后的魔王咋听此言,也是惊骇莫名,这是他又一次被陆尘给惊的魂飞天外了。

    自从跟着陆尘身后,他不知都被这家伙给震惊了多少回,每次当他以为自己已经被震惊到了极限的时候,这家伙总是会有新的招数,新的办法让他惊骇莫名!

    现在……他是几乎也要震惊的蹦起来。

    不过,看着余庆阳一脸镇定的样子,他感觉心脏微微的好受了一些——这么看来,陆尘的这些事情,却是没有瞒过小姐。他对小姐还是真不错,这样一来,他就放心了。

    “那,我们试着往前面那个通道走试试看。”陆尘看着令牌钥匙发出了金色的光线,当即说道。

    众人点了点头,正准备一起前行,忽然,一股阴冷至极的风突然飘荡过来。

    众人都是修为高深的,可是这冷风却好似冰冷入骨一般,直接让众人不由一抖。

    深不可测的幽暗洞穴给人们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仿佛在这儿曾经埋葬了数不尽的白骨,阴风如野兽般地咆哮着,低沉有力,带着一股肆虐狂暴的气息,遥遥地传过来。

    一听这个声响,众人几乎是本能地全身寒毛例数,立即起了一身鸡皮苑瘩,他们几乎是不约而同想起来在山谷中看到的那些骸骨。

    焚天犼歪了歪脑袋,好像感应到了什么。

    资历最老的沈院长见到焚天犼的举动,侧耳停了停,严肃地皱起了眉头:“大家小心!好像有什么动静!”

    正欲前进的陆尘等人,顿时一停。

    动静?

    众人连忙屏住呼吸,侧耳听去。

    果然,黑暗中隐隐的响起了一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只有用魔元包裹住耳朵才可以听到!

    这悉悉索索的声音,在这个阴冷幽暗的山腹里,愈发地令人心底发毛。

    眼尖的简单率先惊叫了一声:“那是什么!”

    《丹师剑宗》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

章节目录

丹师剑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三书院只为原作者古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栋并收藏丹师剑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