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庸值永远不嫌多,万国宣战肯定能从敌国身上赚一笔,但也不能就此怠惰。

    天道还未打穿,昏庸仍要继续。

    子受正坐在一把椅子上,椅子前是一个大木盆,盆里还有一个被死死按住的脑袋。

    他提了桶水,直接倒下。

    那脑袋却是说话了:“呔,你这昏君....”

    “会说话就多说点。”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哪吒永远都不知道这句话给子受带来了多大的快乐。

    子受笑呵呵的,手上的力气减小了些,他就喜欢听这些话,昏君的生活就是这么的轻松美好,今天阳光格外明媚。

    那木盆里的脑袋渐渐上浮,伸出手拨动着头发,露出一张清秀的小脸。

    只是这脸...五官气的有些歪曲,只有嘴巴开合不听,不断叫嚣道:

    “我乃伐纣小先锋....”

    “我乃灵珠子转世!”

    “商灭周兴,天定伐纣....”

    哪吒每说一句,子受就忍不住在心里咯咯笑,看看这偌大的朝歌,竟然没有一人比这熊孩子说话好听。

    “呔,我鲨了你!”

    哪吒说着,就挣扎起来。

    子受皱眉,捡起手边的崆峒印就砸。

    “话可以乱说,别乱动,动就砸。”

    哪吒被砸的头晕目眩,想动,也动不了,只得任由子受施为。

    “扎两个冲天鬏,光着两小脚丫,可惜风火轮是我的啦.....”

    子受轻轻哼着,哪吒失去的不仅仅是风火轮,连冲天鬏都被他拆没了,披头散发。

    他在做一件事,洗头。

    这时候没啥洗发液、护发素等东西,洗起头发很费劲,也就龙吉牌花洒好用,换做别人还真不容易。

    哪吒这熊孩子被囚在天柱地下快一年了,一年不洗头发,他就是神仙他也葬。

    子受算是体验到了洗头发的麻烦,先得锯末加细沙,将哪吒头发里的油泥裹掉,再用篦子反复梳理,最后用皂角树的果实、叶子捣碎成糊,加水搓洗头发。

    这个过程简直恶心,跟熬粥差不多,这还没完,还得把熬好的粥倒在头上。

    不过也幸好是倒在哪吒头上,自己晚上还是龙吉亲自洗,这么想来,子受心里就好受多了。

    其实哪吒一年都不洗头发,也实属正常,这么麻烦的事,一年洗上一次都是讲究人,因而头发里很容易生虱子,像嵇康、白居易,都留下过捉虱子的诗句,

    洗好之后,自然是咔嚓两剪刀将哪吒的头发给剪了。

    可惜的是,子受手上功夫不咋地,剪坏了。

    问题不大,哪吒不看重这个,他连爹妈都不要就投奔西岐了,哪会在意头发。

    其实就算换做普通人,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是说头发、皮肤都是父母给予的,不能轻易损伤和毁,人们,要爱护毛发、皮肤,不能让它们受到无谓的伤害。

    不能自残,并不是说,毛发不可以修剪。

    虽然到了汉代才正式有替人修理头发的工匠,但在此前,人们依然修剪头发。

    如果毛发不修剪,人人都长毛,还谈得到文明进步吗?

    先说胡子,如果不及时修剪,杂乱无比,遮盖了大半张脸,连睡觉、吃饭都不方便,说不定还会被德高望重的仙人们打成披毛戴角之辈,那就不划算了。

    再说头发,这玩意留长了不好打理,垂下来几缕都是件麻烦事,蹲坑咋办?吃饭咋办?蹲完坑吃饭咋办,这寻常人一年又难得洗一次头,要是不小心....

    不过毛发上,的确有文章可做。

    毛发的修剪仅限于小幅度。

    李靖的割发代首已经证明了,什么割鼻、砍头、凌迟,这些伤在肉体的刑罚确实很恐怖,但一刀一刀剪掉大量头发....

    在心理上造成的伤害,也不输于这些酷刑。

    有一种说法是人们看着头发不断生长,就将之当做延续生命的象征,剪头发就短命。

    这段时间朝歌其实也有不少流言,说李靖得减寿五十年。

    当然,万年也没少受揶揄,市井流言秃子活不过三十,好在这么多年过来,他早就习惯了。

    据子受观察,现在无论男女,都留长发,男子会把长发挽起来,形成辫发,盘成发髻,用头巾包束住,或戴上冠,女人的特别之处是,由于头发更多,就用随便捡来的树枝、木棍将盘好的头发卡一下。

    这么说起来,路边捡一个树枝插头上,其实也是返璞归真的古风装扮。

    子受在思考之后,决定对发型来一个改革。

    这时候的辫发不止可以绕于头顶,还有不少人喜欢将辫发编好后拖垂至背后,像清代所梳的金钱鼠尾长辫子一样,然后再在上面戴上冠帽的,辫梢卷曲,下垂至肩。

    这...

    让子受看得很不爽啊!

    虽然知道这是夏商以来的习俗,但就是看着不痛快!

    这还不得给你剪了?

    人们能接受的修剪,也是有限度的,这么剪绝对不成。

    如果不是头发长得实在太碍事儿了,一般不会轻易修剪,而且,为了表示对父母的尊敬,一般是把剪下的头发,就像黛玉葬花那样,找个好地方儿,挖个坑儿郑重的埋掉,绝不敢乱丢。

    人生就是不断的学习,这次子受要学李元昊。

    李元昊除了是西夏开国皇帝,娶了李秋水,收虚竹做了孙女婿外,他还做过一件剃发易服的荒唐事。

    他觉得夏天太热,就剃了个光头,皇帝剃了百姓自然也得跟上,他就下旨,不剃光头的就把脑袋挂城墙上。

    子受深以为然,辫发不可取,你盘着还好,垂下来不行,凡是看见垂下来的,那就对不起了,不仅给你把头发剪掉,剪下来的也别想带走,自己找个角落贡献昏庸值去。

    “来,再试试这个。”

    子受再度将目光放在了哪吒身上,手中拿着烧得火热的火钳,放进水里,往哪吒头发上一夹。

    难民版烫发就这么成了。

    光剪头发还不够,烫头也加上。

    看看古埃及,女人把头发卷在木棒上,涂上含有硼砂的碱性泥,然后再太阳下晒干,洗干净之后,头发就会出现卷度。

    古希腊人则是使用铁和土色布的发卷来维持卷发。

    古罗马人也很有创意,用一种能在里面插入热棍子的空筒卷来卷头发,还会用文火烧热钢钳来烫头发。

    子受寻思着就古代华夏没有,那还不得赶紧弥补?

    务必让商人走在时代前沿,加上之前的毛衣骑射,剃发易服,齐活!

    数日后,余化放下了手中的割包皮业务,转业理发师。

    按跷馆除了刮痧拔罐外,多了个洗剪吹烫一条龙业务,牌匾是御赐的,上书几个大字。

    “留辫不留头。”

章节目录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三书院只为原作者殆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殆火并收藏封神之我要当昏君最新章节